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详情

{$itemInfo['publish_time']|date='Y-m-d H:i:s',_ _ _俄罗斯贵宾会亚洲最佳娱乐平台为您服务.俄罗斯贵宾会下载亚洲客服24小时竭诚为广大客户服务,欢迎来战.俄罗斯贵宾会官网成为高端游戏平台,自然离不开充沛游戏资源的鼎力支持,而游戏爱好者也是为了接触不同游戏而产生较强依赖性!}##} 来源:俄罗斯贵宾会-俄罗斯贵宾会下载-俄罗斯贵宾会官网 浏览次数 8

  

  开元酒店开盘首日股票信息

  开元酒店目前与上述两家公司未有具体的合作计划,但指出未来对这两家公司、以及所有同业及行业上下游公司均保持开放的合作态度,希望助力于香港资本平台和提升品牌知名度,未来将继续与业主和所有合作伙伴探讨合作机会和潜在协同效应。

  

  开元酒店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金文杰先生(左二)、执行董事兼总裁陈妙强先生(左一)及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李东林先生(右一)接受出席上市仪式的记者小组采访

  投资者对开元酒店股份发售的良好反应,以及基石投资者的鼎力支持,足以证明市场对开元酒店的发展策略及前景的肯定,以及对集团管理团队的信任。集团将继续强化其竞争优势并计划将上市所得款项约25.0%用于开发高档酒店;约35.0%用于开发中档酒店;约10.0%用于品牌推广;约5.0%用于招募人才;约15.0%用于提升系统科技;以及约10.0%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及营运资金。

  

  开元酒店非执行董事陈妙林先生(右一)颁赠支票予公益金

  开元酒店是中国领先的中高档连锁酒店集团之一,目前的酒店网络覆盖全国遍及22个省份、直辖市及自治区。截至2018年年底,开元酒店经营及╱或管理150家酒店,共设有约34,200间酒店客房,其中31家酒店及约7,400间酒店客房由集团运营,119家酒店及约26,800间酒店客房由集团管理。于2018年3月31日,按中国在营及已签约待开业酒店客房计,根据高档酒店客房数量,集团为第三大酒店集团及国内最大酒店集团。

  

  杭州开元名都大酒店以亮灯来庆祝开元酒店成功上市

  开元酒店采用“轻资产”的业务模式,根据全方位服务管理协议管理酒店以及特许经营酒店,其中,在全方位服务管理协议下,管理方只专注于提供酒店管理服务或提供专业培训,酒店业主负责酒店建设、装修、经营出资等。酒店管理模式带来的资本开支较小,相当于以较低成本实现了品牌输出。该模式令集团得以专注于核心能力——酒店经营及管理业务,并有助于集团更加有效且高效地扩大在全国的占有率与规模。

  

  杭州开元森泊度假酒店

  于2018年12月31日,集团拥有12个酒店品牌组合,涵盖中档至高档系列酒店,包括开元名都、开元度假村、开元大酒店、开元观堂、开元·曼居酒店、开元名庭、开元芳草地乡村酒店、开元颐居、芳草青青房车营地、开元森泊、开元美途和阿缇客等酒店品牌。

  

  截至2018年8月31日,公司拥有或管理的酒店数量为140家,其中,由开元酒店自有或租赁经营的酒店共计31家,其余酒店是由开元酒店集团管理或特许经营。

  2015年~2017年以及2018年1~8月,开元酒店营收分别为人民币15.22亿元、16.02亿元、16.64亿元和11.1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3亿元、0.84亿元、1.63亿元和1.12亿元。

  梳理和对比开元酒店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速对比不难发现,近3年来,公司营收增长较为平缓,而净利润的增速却持续加大,截至2018年8月末,公司净利润增速相比2017年同期增加25%左右。

  在招股说明书中,开元酒店将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长归结为经营和管理的酒店数量不断增加。

  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开元酒店拥有及管理的酒店数量为65家,客房总数达1.7万间,到了2018年8月末,酒店数量达到140家,客房总数超过3万间。3年多时间,酒店数量与客房数量均实现大幅增长。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开元酒店客房数量猛增可营收未能随之增长,但企业纯利却出现大幅增加。对此,开元酒店方面回复记者称,近年来公司净利润快于收入增长,主要原因是公司成本控制得宜,如公司2017年的销售成本较2016年下降3.9%,当年毛利同比增长35%。同时,经营酒店的入住率与每间可出租客房收入也在稳步增长。

  华美顾问集团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原因在于特许经营与全委托酒店的营业收入不能计入财务报表,进入的是特许经营费和管理费。

  相关数据显示,开元酒店140家在营酒店中,有2家属于自有经营,有29家是通过租赁协议的方式经营,剩余109家是全委托经营和特许经营。按照规定,只有2家自有酒店和29家协议租赁酒店的营收,才计入总营收,其他109家只计入管理费和特许经营费。

  不过,根据开元酒店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年~2017年以及2018年1~8月,酒店管理服务和特许经营费用的收入占公司总营收的比重仅为10%左右。这也就意味着,其营收主要来源于自有以及租赁经营的酒店。

  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2016年税收政策的变化,使得酒店行业的税负大大减轻,也间接增加了开元酒店等酒店企业的净利润。据了解,2016年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当年5月1日起,在全国推行开营改增试点。

  根据开元酒店招股说明书显示,其“税项及征税”方面的成本由2015年的8399万元降低至2017年的410.6万元。2018年1~8月的该项支出为337.3万元。

  

  14年漫漫上市路

  这是开元酒店放风多年后,终于圆了上市梦。

  在2018年开元酒店成立30周年之际,戎马半生、已步入花甲的创始人——陈妙林曾用六个字来总结开元酒店过去三十年的发展,“天时、地利、人和”。

  如陈妙林所言,开元酒店诞生之时,恰逢改革开放的好时机。公开资料显示,开元酒店的前身是杭州萧山一家国营招待所。改革的春风吹到吴王夫差战败越王勾践的萧山时,在萧山物资局工作的陈妙林,正值事业高峰期。

  为了接待更多来往的商人和外宾,由萧山招待所改建而来的萧山宾馆应运而生。因缘际会下,有能力组织各方物资,又有供货渠道的陈妙林,成了萧山宾馆的掌舵人。

  之后几年,在陈妙林的苦心经营下,进门喊“您好”、保龄球馆、KTV等潮流娱乐设施,让萧山宾馆远近闻名,生意愈发红火。

  1994年,国企改制的浪潮席卷全国,萧山宾馆开始实行股份制改革。2000年国资退出,陈妙林成为开元第一大股东,并彻底赢得企业经营的自主权,也为开元酒店“开元盛世”奠定了基础。

  改制后的开元酒店管理经营越发灵活,一方面在装饰风格和菜品上突出江南特色,另一方面开始实施连锁化发展战略,同时进军房地产领域,计划借助房地产收入反哺酒店业务的发展。正是依靠着“酒店+地产”复合联动的开发模式,开元酒店很快在江浙一带打响名声,成为一家颇具规模的集团化企业。

  然而这样风光的日子也只持续到2003年“非典”爆发,以酒店为主打业务的开元酒店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好在有地产业务的支撑,再加上政府的扶持政策,开元酒店顺利度过那段特殊而艰难的时期。

  这让陈妙林意识到,上市乃开元酒店要想继续发展壮大的必经之路。2005年,开元酒店首次对外宣布即将赴港上市,计划将浙江开元萧山宾馆、杭州开元之江度假村、萧山开元城市酒店等整体打包,拟募集资金2~3亿元。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正当陈妙林紧锣密鼓地筹备上市之时,2005年10月香港出台了新的固定资产折旧标准,这意味着开元酒店净利润将大幅缩水,上市计划只得暂时搁浅。

  被迫转型,凯雷入局

  这一搁置就是三年,期间2006年开元酒店在进军上海市场,恰逢房地产行业危机,上海房地产政策逐渐趋紧,开元借助房地产业务反哺酒店的路子开始行不通。

  为此,陈妙林不得不调整战略向轻资产化方向转型,以酒店委托管理、品牌输出的方式扩大版图。从招股书披露数据来看,报告期内开元酒店约9成以上收入来源于租赁酒店收入,自有酒店客房数量占所有在营酒店数量的比重也不过1.2%。

  

  来源:开元酒店招股说明书

  2008年,筹谋已久的陈妙林再次将上市计划提上日程。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开元背后有了更强大的靠山——凯雷投资。2007年底,一则关于美国知名私募股权公司凯雷集团,以约1亿美元入股开元酒店的消息,在市场上传得沸沸扬扬。

  随后,开元酒店董事长陈妙林向媒体公开证实了这一消息,并透露凯雷首批投资3.4亿元已经到位。但最新披露的招股书却显示,凯雷是在2013年与开元酒店签订投资协议,以2600万元的价格获得开元酒店40%的股权。

  对此,开元酒店方面对野马财经解释称,2007年凯雷投资1亿美元到浙江开元酒店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即浙江开元酒店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招股书中所说的2013年凯雷投资是公司内部重组的一部分,事实上凯雷并没有新出资。

  有了“总统俱乐部”凯雷投资的加持,开元酒店如虎添翼,上市信心十足。然而,就在陈妙林以为万事俱备,只等上市敲钟的时候,幸运之神再次与他擦肩而过。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港股市场也遭到了巨大的冲击,开元酒店只能再度延后上市。

  面对并不眷顾自己的港股,心有不甘的陈妙林决定将目光转向A股,计划借壳上市。无奈的是,正当双方进入实质谈判阶段,政策风向变了。按照陈妙林的说法:“如果单纯是酒店业上市意义不大,因为缺血的是房地产。”

  陈妙林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凯雷也不愿意空手而归。2013年,陈妙林选择了以REITs(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方式,将旗下部分优质资产打包,曲线上市。有观点将此举解读为开元酒店迫于与投资者签订的5年上市规划压力。

  野马财经向开元酒店方面求证,对方表示:“凯雷与开元完全没有五年上市的约定,属于杜撰。”

  北京一位证券从业人士对野马财经(公众号:ymcj8686)表示,REITs 上市与 IPO 不同,REITs 上市主体是特定的资产包而非发起人公司整体,相比寻常IPO融资门槛更低。

  不过从当时的市场反应来看,投资者们似乎并不买账,开元酒店原计划发行规模总集资额16.45亿-19.74亿港元大幅缩水,最终降至约6.75亿港元。

  凯雷撤退,携程接棒

  对于这样的结果,凯雷自是不满意的。再加上自2012年起,盲目公款消费等受到扼制,高端酒店市场明显受到影响。曾经对开元酒店满怀希冀的资本巨头凯雷投资,也不再愿意继续陪玩下去。

  2016年,凯雷方面以投资期限已到为由,将手中股权全部清空。据招股说明书披露,2016年11月17日,凯雷资本方面与NC Hotels、上海铂卉投资、OC Hotels订立股权转让协议。

  其中NC Hotels以3.2亿元的对价,获得开元酒店21.0%的股权;上海铂卉投资以1.8亿元的对价,获得11.9%的股权;OC Hotels则已7900万元的对价,获得5.1%的股权。由陈妙林掌控的开元旅业仍是开元酒店第一大股东,且持有开元酒店57.1%的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这三位新的接盘侠背后,其中上海铂卉投资与携程关系密切。天眼查数据显示,上海铂卉投资的大股东是上海华程,持股比例为99.55%,而上海华程又是上海携程的全资子公司。

  也就是说,携程通过上海铂卉投资间接持有开元酒店的股权。截止招股书披露日,上海铂卉投资的持股比例已降至1.7%。

  

  来源:开元酒店招股说明书

  事实上早在2014年4月,携程方面曾花费5000万元人民币,投资了德国开元旅游集团。另据天眼查公布的融资信息,开元酒店在2018年12月,曾获得上海鸥翎投资的战略投资,而鸥翎投资的战略合作伙伴及股东,亦包括携程在线。

  

  来源:天眼查

  除此之外,开元酒店的9位董事中,江天一既是OC Hotels和鸥翎投资的董事,也是开元酒店的非执行董事,且开元酒店与携程也有线上业务的合作。显然,在凯雷投资彻底退出之前,开元酒店和携程之间早已是交集颇多。

  如今,有在线旅游行业巨头携程作为基石投资者保驾护航,对于开元酒店而言,无异于锦上添花。不过中泰国际证券的研报指出,按全球公开发售后的7000万股本计算,对应公司市值为9.36-14.03亿港元,相比港股同行较低,最终只给出了中性评级。

  热衷跑马的陈妙林曾说,“跑马是有终点的,做企业是无止境的。”

  免责提示:部分文章系网络转载,仅供分享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因转载众多,无法确认原作者的,仅标明转载来源。如有问题,请加微信:marklium,我们会立即删除,并表示歉意,谢谢!